云清暖Lyra

一只软妹子写手
一只网吧队的橙吹
沉迷张新杰无法自拔
LOL玩家
漫威,HP

谢谢老爷子……就像金庸去世的时候大家说金庸的天堂是那个江湖,那么老爷子的的天堂大概就是超级英雄的世界吧?他真的变成超级英雄了吧?他真的在一次次拯救世界吧?

这次不是只有一个镜头了呀。

这次会和他的超级英雄们永远在一起了啊。

所以大家不要哭啊,老爷子一定正在和他的盖世英雄们开开心心的调侃着呢。

像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睡醒了?”
“嗯。”
“给哥靠会儿,哥也困了。”

【多cp】魔道广播站第一期

#脑洞大开产物,感谢 @黑茶 小姐姐陪我一起构思脑洞!爱你Mua!
#废话不多说正文走起
#ooc属于我

        魔道学校是一所极具盛名的初高中一贯制学校,以姑苏蓝氏蓝启仁为校长,优秀毕业生无数,教师水准高,优秀教师有如蓝涣,晓星尘,宋岚,聂明玦,金光瑶等。
  而学校学生自发组织的广播站,也是学生们日常生活中极其喜爱的一部分。广播站一经成立便受到了老师及校长的极大支持,从原本只有站长阿箐同学,变成了十个人的团队,由站长阿箐与副站长温情担任主持人。
  今天的广播站,由一则处分决定开了序幕。
——————————————————————————
  阿箐:“亲爱的老师,同学们,大家早上好。今天的魔道广播站,我们将要先向大家宣布一则学校最新的处分决定。”
  温情:“云梦班魏无羡同学,在同班同学江澄和清河班聂怀桑同学的怂恿下,于午休期间将20包干燥剂与可乐混合倒入初中部男生厕所,导致了非常不良的影响,也为同学们的生活带了了极大的不便。对此,学校决定予以魏无羡同学记大过处分,江澄与聂怀桑同学念在从犯情节较轻,予以通报批评处分。”
  阿箐:“校长为了保证每一位得到处分的同学都能悔过自新,并且为同学们做出良好的知错能改的表率,每一位犯错的同学都会由广播站记者采访,进行广播给全校的检讨。”
  温情:“因此,我们广播站的记者绵绵,将为我们带来这三位同学的采访过程。让我们连线绵绵。”
  绵绵:“大家好,我是广播站的记者绵绵。在我的身边,是云梦班的江澄和魏无羡以及清河班的聂怀桑。那么第一个问题,魏无羡同学为什么决定要往男生厕所里扔20包干燥剂呢?”
  魏无羡:“哦这个啊,这不是那天化学课的时候老师鼓励我们在学习知识的同时也要学会把实验与知识结合在一起。所以呢,江澄就表示要做个实验,落实老师的教导。因此,我们就决定做这个了啊。是不是非常符合三好学生的素质?”
  绵绵:“那么……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个实验呢?”
  江澄:“哦,我看怀桑买波力海苔的时候,干燥剂袋子上总会写着不要放到水里,所以……”
  魏无羡抢话:“我们的长辈呢,一直在教育我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所以说江澄也想落实他父亲的教导,这不也是表达一下江澄的一片孝心嘛!所以说也不能怪我们对吧?实践精神加上孝顺长辈,我觉得我和江澄做这件事并不是什么问题对吧?”
  绵绵:“可……聂怀桑同学又怎么解释……?”
  聂怀桑:“我不知……啊好吧其实我为了支持他们的计划,攒了两周充饭卡的钱买了二十包波力海苔,我记得那一天我全身都是波力海苔味。
  江澄:“我作证,他呼吸的时候出气都是海苔味的。”
  魏无羡:“所以,这样的坚持和肯吃苦的优良品质,怎么通报批评呢?”
  绵绵:“三位同学真的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魏无羡:“实践肯干和顺从师长是错吗?”
  绵绵:“嗯……不是。”
  江澄:“孝顺长辈遵循父训是错吗?”
  绵绵:“额……也不是。”
  聂怀桑:“坚持节俭是错吗?”
  绵绵:“这……好像也不是……”
  魏无羡:“所以为什么还要我们检讨呢?”
  绵绵:“可你们就不想想造成了什么后果吗?”
  魏无羡:“什么后果?”
  绵绵:“接下来的一下午,金凌同学上厕所的时候目睹了那么惊心动魄的一幕,光是心理上的不良影响就不是可以忽视的。”
  魏无羡:“少年人需要多开开眼界啊,还是见得少啊。!”
  江澄:“没错,也怪我没带他经历一些能让他更有知识的创面。”
  聂怀桑:“大哥从小就带我见了很多场面,你们看,我就一点也没慌。”
  绵绵:“这……那边那位同学!啊请问您对几天前男生厕所的惨案有什么看法吗?这这这……姑苏班蓝湛同学?”
  蓝忘机:“嗯。魏婴是被怂恿的,怪其他两个吧。”
  魏无羡:“哈哈哈我就知道蓝湛你最了解我了哈哈哈哈!”
  温情:“咳……我们还是把话筒还给我和阿箐吧。非常谢谢绵绵,也……非常感谢同学们的配合。”
  阿箐:“好的,那么现在进入我们的点歌环节,在上一周的广播站中,云梦班金子轩同学给云梦班江厌离同学点了一首信仰,虽然引起了无数同学的祝福,但是校长表示,为了防止学生早恋现象的发生,从今往后广播站将不再接受男女同学点情歌的业务。”
  众人内心OS:他们哪儿是早恋啊,都未婚夫妻了好伐?
  澄&羡内心OS:干得漂亮,看那家伙还怎么给师姐(姐)点这些酸溜溜的东西。
  温情:“在筛选掉所有不合规则的点歌要求后,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则点歌信息。”
  阿箐:“云梦班的魏无羡同学,给姑苏班的蓝忘机同学,点了一首恋爱循环,并且留言说——”
  温情:“二哥哥,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我想天天和你一起写作业,天天和你一起上课,还想天天跟你——”
  突然冲进广播室的蓝启仁:“停!从今天开始男生也不可以给男生点情歌!!!”
  阿箐:“那么今天的魔道广播站就到这里啦,我们下期再见!”
——————————————————————————
  据说,蓝启仁当天去找了姑苏班班主任蓝曦臣,强烈表示绝对不能让魏无羡转班转到姑苏班。
  蓝曦臣冲着教室里喊了一句:“忘机?”
  低头看书的蓝忘机抬头。
  蓝曦臣:“你觉得魏无羡来我们班如何?”
  蓝忘机哦了一声继续看书。
  对此,蓝曦臣表示:“对于转班这件事,我看着忘机还是很开心的。”  
  蓝启仁看了看教室里安静看书的蓝忘机默默思考蓝曦臣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开心。

【双道长】青山绿水图(来跟高考作文的风!)

       因为想吃烤鸭啦所以狙一波北京卷!青山绿水图……那就真的写个有青山有绿水的景咯?请原谅我如此表象化的理解,并且,相信我,糖,甜的!
——————————————————————————
  竹林静谧安然,随夏夜微风吹拂微微摇曳,将柔软的月光筛成片片霜雪凝于山坡碧草。前有疏梅筛月影之观,如今入夏,将梅换为竹,同是筛月影,前者柔和绮丽,后者宁静清心,是夏日蝉鸣阵阵伴浅塘中蛙鸣声声溪流泠泠作响中不可多得的宁静之象。此山并无陡峭山坡,伴以山坡上幽静竹林,林间一汪溪水潺潺,朝晖夕阴之时依稀云雾缭绕,也堪称不可多得的相得益彰。于山脚下抬眸高眺,可依稀辨认出竹林掩映中一座小亭的轮廓,约是先人登山后方便登高远眺而建吧。
  亭中一道子,黑色道袍与漆夜交织,左手执《庄子》,石桌上红泥小炉中噼啪的火星声偶尔响起,正慢慢地煨着新茶。小炉边两把长剑并排躺在桌上,水雾打在剑柄上,凝成细小的水珠,应是触手极为冰凉如霜雪才会如此吧。道子面容清冷,可一双眼眸却透出些温和,细细看来却不觉矛盾。许是道子气场过于疏离,蛙鸣与蝉鸣竟也安静下来,只余小溪奔流之声过耳,叮叮咚咚,极有韵律。
  然而,这富有节奏的溪流声却突然乱了拍子。
  黑衣道子微微皱眉看向溪流处,手上的书卷却突然滑落于桌面。溪流中站着一位白衣道子,正提着道袍衣摆试图淌过溪水。白衣道子披下的墨发后一条白色锦带打了个规整的结,锦带将他双目遮住,瞧不见溪水中光滑的鹅卵石,踩上去随时可能滑倒。可白衣道子身手极其敏捷,耳力也出奇的好,静静听了一会儿,脚下踩着安稳河沙涉水上岸,并无任何意外。黑衣道子就这样注视着白衣道子,温和的眼瞳中迸发出一丝星火。良久,良久。茶滚了冒出的咕噜咕噜声与水烟迷蒙而不自知。落于桌面的庄子被风吹至合上而不自知。桌面双剑凝上的水珠过多滴落在石砖上而不自知。
  天地间,唯此一人而已。
  卿涉溪而登彼岸,南华卷,无心去翻。
  似是察觉到不远处视线中闪烁的温度,白衣道子转向石亭方向,有些紧张的,试探一般地开口唤道:“子琛?”
  宋岚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站起身的,也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月光下的白衣道人,只记得月光下他笑得温和缱绻,微风撩动他的衣袍和发丝,身后是绿水环绕,月上中天,一时间映得天地失色。
  明月清风晓星尘。
  “星……辰”宋岚的内心连忙回应。无数次设想过晓星尘完完整整地,就这么安然无恙地站在他面前的情景,可是,当真真正正面对着这样一天的时候,却还是自己先乱了阵脚。宋岚察觉不到自己是否呼吸急促——死人哪来的什么呼吸,但是他十分清楚,道袍下的手指,在微微地抖着。
  “子琛,我回来了。”比起宋岚的紧张,晓星尘却显得怡然自得,语气一如多年以前来白雪观找他时的愉悦自然。仿若什么也没有发生。可那对在自己眼眶中看着面前以白锦覆眼的星尘的眼珠……那口中空荡的感觉……又在残忍地昭示着,什么都发生了。
  似乎终于确认了面前的人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宋岚匆匆开口,那几个字就要脱口而出……却毫无声音。宋岚的眸光一黯,是啊,他怎么可能亲口告诉他。宋岚的头不由自主低了下去,不敢看晓星尘的眼睛——即使那里已经是一片白色锦带。
  “子琛你不说话我就默认你欢迎我回来了吧。”许久的宁静后,晓星尘轻笑一声,自顾自接着说了起来,“说起来,子琛你一直不爱说话呢,总是少言寡语的还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脾气,那个时候去白雪观找你,没少听你的师兄弟发牢骚说受不住你沉默寡言的无趣劲……”
  晓星尘的语气温柔,只几句便将宋岚带回往日气氛。
  宋岚的确不爱说话,也只有晓星尘来拜访时会多上几句,每每引得白雪观众人直呼罕见。
  彼时年少,意气相投,正是风华正茂时节,一傲雪凌霜一明月清风,为人所称道赞颂传为佳话。
  大抵是人生中最好的时节。
  “现如今……怎么发牢骚……也没什么用了吧。”晓星尘的语调突然有些哀伤,脸上温和的浅笑一瞬间有些虚伪起来,竟慢慢演变成苦笑。
  晚风倏忽间疾吹起来。
  宋岚只瞧见晓星尘嘴角勾起个极为牵强的弧度,孑然立在瑟瑟晚风中,衣袂纷飞,发丝摇摆着遮住他颇为俊郎的脸庞。月光打在他身上,竟也有些熟悉的清冷感,那种自己身上的,自从晓星尘离开后常相伴的孤寂感。宋岚一瞬间不由自主冲向前方,一手迅速握住他手腕,似是很怕面前人在下一瞬间消失一般旋即将他牢牢压向怀中。那个看上去如此孤寂的人啊,入怀却温热得让人不舍放手。内心的叫嚣就那么毫无阻碍的,如同困于峡谷的溪流终于寻到方向一般奔流而出:“星尘,对不起,错不在你——!”
  一时间星光璀璨如炬,漫天星河流光闪烁,将一片竹林照得发亮。来不及诧异为何星光突然如此刺眼,宋岚的心中满是对自己突然能够发出声音的迷茫,和终于将长久以来深埋于心中的几字呐喊而出的酣畅淋漓。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子琛。我啊,从未怪你。”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怀中突然失去了那引人眷恋的温暖。宋岚盯着自己空落落的怀抱,似乎还惨存着刚才那人的温热,耳边似乎还留着他的轻语。
  星光突然更加灼眼,宋岚只觉得眼底一疼,面前转而一片漆黑。可即使如此,宋岚却依旧深吸一口气,再将那口气尽数喊出喉咙:“星尘——!”
  再无声音。
  面前天光大亮,早已日上三竿。没有什么竹林石亭流水半山,有的只是一间客栈最普通不过的客房。
  客房西北角一张小几摆着红泥小炉,炉中炭火早已烧尽,炉上茶水也已凉透。桌面上一本庄子搭在两柄长剑上。霜华拂雪。小几上还散着一幅卷轴,画上是一座青山,山坡上尽数被竹林覆盖,竹林中溪水奔腾,竹林幽深处一座石亭独立——是昨天于集市偶然买下的画卷。
  宋岚将手探向枕头底,摸出一只小小的锁灵囊。那里装着他此生最想再见一面的人仅存于世的残魂。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如梦。如今头一次梦见他,于梦中道出那句对不起……竟是如此让他希望着有一日可以将此变为现实。
  但是于现实来讲,这句对不起,怕是永远说不出口。
  没有舌头的人,拿什么说这句话。
  宋岚的目光掠过霜华拂雪,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一般,从笔架上取下笔,沾上墨汁,于画卷右上角题字。
  “对不起,错不在你。”
  无论如何……到相见那日,把图拿给他看,或许还能看见他温和的浅笑,真真切切地听见他说上一句——
  子琛,我啊,从未怪你。
  
  End.

看到最后的亲们别打我呀……我真的努力糖了但是最后还是没压抑住刀党本性……
  
  
  
  
  
 
  

打call打call

猫头鹰和鱼:

——你愿不愿意与我一起沉沦
——你这样的邀请总让人难以拒绝

(暗黑系夫妇适合暗色调)

【方思明×华山女侠】长篇——长相思番外

番外:论龙渊的正确使用方法
根据亲爱的们的点文,真的是写到最后不得不发车然后在超速之前一脚刹车
吃醋的方思明,超阔爱
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假车!再次声明!我刹住了!
链接评论区
@

100粉点文啦

谢谢宝贝们的厚爱,长相思开坑短短几天内迅速百粉
所以呢现在有两个选项
选项一:方思明穿越次元壁来找玩这个游戏的你
选项二:长相思更一篇巨甜的番外,大概剧情是方思明不小心撞到了我们华山小女侠日常课业的时候在寒潭练功,小司机们你们懂的,我们少主当然不禁撩对吧
选1的话请疯狂扣1
选2的话请疯狂扣2
截止到2月16号早上五点哦
爱你们,么么哒^3^!

一生知己啊啊啊!我的天我不管今天就是个好日子!

校园paro
应该是个陈年老梗但是依旧拿出来玩玩
黑一波少天顺便悄咪咪植入一丢丢周橙和喻黄
全员同校设定,叶修学长设定
祝大家考试都可以拿到好成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