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瑾瑶

国家队的国王游戏

  #主周橙副肖戴
  
  国家队的夜晚一向欢脱。无论有没有训练,大家都喜欢聚在一起聊点什么或者搞点什么活动,一方面增进感情,另一方面缓和一下比赛的紧张感。一开始大家还习惯于打打牌,输的人真心话大冒险,只是时间久了,输的人总是孙翔,任谁都有点不想玩了。
  
  “要不,咱们玩国王游戏?”张佳乐想了想提议道。
  
  “这个靠谱,总比轮番欺负孙翔好玩。”楚云秀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么如果有人做不到国王的指令,总得有点惩罚措施吧,否则多没意思啊,你们说是不是是不是,哎我都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可棒可好了。”黄少天一如既往的爱凑热闹不怕事大,连忙提议。
  
  “也好。不如谁做不到,比完赛就谁做代表接受采访吧。”喻文州自然力挺自家副队。代表中国队接受采访,在国家队眼里一向是个苦差。既有领队各种逃采访起不良表率作用带跑一群人,又有话少的枪王,还有严格按照时间表的张新杰,记者采访一般只能选择喻文州。这个主意,自然是不错的。
  
  于是当天晚上,一群人聚在一起玩起了国王游戏。第一局,拿到国王牌的,巧得惊人,是叶修。
  
  “开局发个福利,7号给手机里最近第一位的联系人打电话表白三分钟!”叶修想了想挥挥手下令。
  
  众人小心翼翼地把牌摊开,寻找着谁是那个第一局就中枪的倒霉蛋。肖时钦突然苦笑了一下,把自己手里的牌举高。一个黑色的数字7清晰地在牌上印着。
  
  “看来是我啊。”肖时钦一副认命的样子,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来。几个脑袋齐齐地凑了过去,好奇究竟谁是会得到肖时钦表白的幸运儿。只消几秒钟之后,房间里迅速响起了整齐划一的一声“噫——”
  
  不止最近联系人第一位,大概第二三四五六七位都被同一个名字承包了——戴妍琦。
  
  “这叫什么,这就叫从一而终,在座的都学着点!”方锐忍不住起哄。
  
  楚云秀伸出手在方锐头上敲了一下让他安静,好让肖时钦酝酿一下情绪。肖时钦的表情可以用一个算式来形容:苦笑加思考加一丝紧张。众人仔仔细细盯着他拨出电话,将手机点开了免提。只听手机内传来了一声因还未睡醒所以带些软糯气息的:“喂——谁啊——”
  
  “小戴,起床了吗?”众人看得真切,肖时钦听见这软糯的声音,脸上完全藏不住笑意。叶修这手玩得真好,一挑一个准,哪儿叫福利啊,明明是开场就是狗粮。
  
  “啊!队长!起来了起来了,队长你怎么样!”电话那头的戴妍琦认出肖时钦的声音,语气藏不住的欢愉。
  
  肖时钦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将麦克风的位置捧到嘴边,说道:“小戴,我给你唱首歌吧。”
  
  “啊队长?”戴妍琦明显愣住了,仿佛根本没有想到肖时钦会突然有一天主动提出来给她唱歌听。没等戴妍琦有所反应,肖时钦就已经先一步开了口:“天空好想下雨/我好想住你隔壁/傻站在你家楼下/抬起头数乌云/如果场景里出现一架钢琴/我会唱歌给你听/哪怕好多盆水往下淋/夏天快要过去/请你少买冰淇淋/天凉就别穿短裙/别再那么淘气/如果有时不那么开心/我愿意将格洛米借给你/你其实明白我心意/为你唱这首歌没有什么风格/它仅仅代表着我想给你快乐/为你解冻冰河为你做一只扑火的飞蛾/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为你唱这首歌没有什么风格/它仅仅代表着我希望你快乐/为你辗转反侧为你放弃世界有何不可/夏末秋凉里带一点温热有换季的颜色。”
  
  情歌听得极多的苏沐橙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是那首《有何不可》。再细细把歌词斟酌一番……这完全是一个既贴切又隐晦的表白啊!众人默默感慨,心脏就是心脏,连表白都要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大概直接就上去说我爱你了,肖时钦却选择了用首歌旁敲侧击。而且最绝的是,一个“喜欢”之类的词都没出现。再加上,肖时钦唱得极其温柔缱绻,可想而知,电话那头的戴妍琦反应会有多激烈。
  
  “队长你……队长你让我冷静一下?”戴妍琦的声音直打颤,猜都能猜到,一定是脸红心跳一脸不可思议地捧着手机。“队长我觉得我可能没睡醒,你等我一下,哎呦疼!”她下狠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刺痛感让她清楚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在做梦,没有在神游,队长是真真正正地给她唱了一首字里行间都在重复着我喜欢你的情歌。突然清醒过来的戴妍琦,瞬间陷入了沉默。实际上她不是不想说什么,她很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一片静默,但是她脑子瞬间变成了一团浆糊,完全无法理智地找出可以回话用的词语或句子,她苦苦在自己的辞海里寻找着,却发现思绪如一团乱麻般,肖时钦的歌声在耳边一遍遍回响,怎么也忘不掉。
  
  “小戴,这歌还有后半段,等我回国当着你面唱给你听,好吗?”想到电话表白完全没办法亲眼看着姑娘的反应,心脏如肖时钦,立刻果断选择留半首歌,当面唱。顺便,还可以看看她的表情和反应。
  
  “啊啊啊好,那队长你早点休息,我我我去吃早饭!”戴妍琦匆忙找了个借口,逃也似的挂掉了电话。听着心上的小姑娘这样害羞的反应,要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肖时钦真想捧着手机去旁边偷笑。什么尴尬啊不好意思啊,与他无关。
  
  “肖时钦你好样的,小戴估计被你吃死死的。”叶修抬起手拍了拍肖时钦肩膀。
  
  众人匆忙吞了一口狗粮,继续下一局。
  
  “给我王给我王给我王给我王……”黄少天在抽牌之前小声念了不下六十次给我王,旁边的王杰希被吵得头疼,和张佳乐换了个位置。
  
  “我我我,我拿到国王牌了!”张佳乐一看自己手中的国王牌,立刻翻过来向所有人展示。
  
  “恭喜你啊张佳乐,又是个第二。”叶修的嘲讽技能仿佛点了被动一样,稳准狠。
  
  “去去去,信不信一会儿就欺负你!”张佳乐抖了抖国王牌示威。
  
  “哈哈哈王杰希,我旁边可是风水宝地,你主动把这个位置让给张佳乐,怎么样,没有国王牌了吧,我就说你们嫌弃谁不能嫌弃本剑圣啊,我跟你讲啊……”众人只觉得满屋都布满了一层又一层的文字泡。要不是喻文州十分及时的一句:“好了少天,少说两句。”国家队很可能就要淹没在层层叠叠的文字泡中了。
  
  “这样吧,我就继承一下叶修领队的传统,10号,给5号表白三分钟!”张佳乐想都没想,直接原来基础上改进一下。
  
  “不愧脏新杰管治的,够脏。”楚云秀啧啧了两声,接触到张新杰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
  
  苏沐橙却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那个……好巧啊,5号是我哎。”
  
  众人一下子面面相觑起来。要知道,表白苏沐橙并不会特别难,正因为苏沐橙人缘一向不错,不用说,不管是谁,表白苏沐橙什么的,只要说几句真心话,完全可以蒙混过关。得了得了,估计这一轮没什么好戏看了。
  
  就在众人决定不起哄不凑热闹安安分分等下一局的时候,孙翔突然叫出了声:“不是吧,队长?”
  
  轮回队长?
  
  周泽楷???
  
  只见周泽楷将牌翻转过来,数字10重重地撞在了每个人心上。不是吧?!众人内心里只剩下了这三个字。
  
  “乐乐你抓得还真是准啊……周泽楷,这得到猴年马月才能完啊……”方锐大概是一脸哀怨地锤着桌子,感叹在张新杰催促熄灯之前,绝对没有下一局了。
  
  然而楚云秀却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作为联盟女神的苏沐橙,早就学会了面对表白保持微笑的技能,但当她看见周泽楷那张牌的时候,脸上却染上了一抹匪夷所思的红霞。苏沐橙害羞了?楚云秀承认周泽楷的确长得英俊帅气,可是也不至于表白还没表白就先脸红的啊?
  
  比起方锐的哀怨,黄少天还是很乐意起哄的。他直接拉走了苏沐橙和周泽楷中间隔的几个人,还不忘催促周泽楷几句。
  
  苏沐橙的内心并没有比众人淡定多少。她怔怔地盯着周泽楷一步一步靠近,数着他的步数,每一步都牵动出更加激动地跳跃的心脏,喜欢周泽楷,是自己长久以来藏得最深的秘密。只是自己在这一方面胆子实打实的小,而周泽楷……根本就什么都不说。眼看着他一步一步靠近,苏沐橙只觉得越来越紧张。他终于在她面前站定的时候,苏沐橙的好奇心急切地想冲破一个临界点。她真的很想听他说喜欢她。
  
  说吧说吧。
  
  就算只是假的也好,你无论说得多慢我都能听下去的。
  
  周泽楷似乎想了很多的样子,注视着苏沐橙盛满期望的双眸,缓缓开口:“我……我……去采访吧。”
  
  苏沐橙只觉得从指尖开始,泛起一阵凉意,逐渐上升至鼻腔,带出一股酸涩感。她咬了咬下唇,努力还原出习惯的微笑,僵硬地点了点头。起码在周泽楷面前,她即使再想哭,也要掩饰过去。“我去个洗手间,你们先玩。”转过身,苏沐橙强迫自己盯着面前的方向,否则她很难保证眼泪会不会涌出来,以至于她走得飞快,也并没有注意到,原本站定的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跟了出来。楚云秀也想跟上去,却被叶修拦了下来。自家妹子不对劲儿,他还是能看出来的。这种时候,让他们两个自己解决吧。
  
  苏沐橙找了个楼梯台阶,坐了下来。冰凉的台阶紧紧挨着小腿,一时间温热的身子也变得冷冰冰的。眼泪极其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着转,她匆匆抬手抹了抹,吸了吸鼻子。内心名为理智的东西在各种各样地自嘲着。苏沐橙你在矫情个什么啊,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连假装表个白都不肯给你,你一厢情愿自讨苦吃有什么好哭的?苏沐橙只觉得委屈。可是她有什么权利委屈,本来就是她单方面喜欢而已。她从来就没奢望过他会喜欢自己,可是如今直接面对这个事实,她还是没有办法冷静。就这么静静坐着,苏沐橙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滴在大理石台阶上,吧嗒一声轻响。
  
  周泽楷在她身后看得入神。他的话向来少,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看不明白,或者,他没有自己的想法。如今他看得清清楚楚,苏沐橙绝对是喜欢自己的。虽然还没有酝酿好情绪,但是她如今绝对是误会了,这样下去只怕永远也解释不清。那么有些情感,也就有了个表达的必要。
  
  正在苏沐橙想抬起手擦干脸颊上残留的泪痕时,一只手却抢在了她自己的前面。
  
  “别哭了。”她几乎是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清了那只手的主人——周泽楷。
  
  周泽楷看清她坐的是冰凉的大理石台阶时,皱了皱眉头。刚要收回的手迅速握上了她的。他的手温热修长,刚好包裹住她冰凉的手。哎?苏沐橙只觉得更加迷茫,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样突然,是要做什么。
  
  “表白……有……不是……游戏里。”周泽楷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红晕,握着她的那双手微微有些颤抖,似乎鼓足了很大勇气,断断续续地说着,“要……正式的……这样的……不行。”
  
  不需要江波涛的翻译,苏沐橙却理解了他的意思。表白是有的,但是不是在游戏里,要正式地说出来,这样带有游戏意味的,不可以。
  
  刚刚压下去的眼泪,一瞬间汹涌了起来,如掉线的珠子一般顺着脸颊滚落。周泽楷看得一阵手忙脚乱,只能跟她说着别哭别哭然后胡乱地用手去给她擦。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苏沐橙却突然笑出声,没等周泽楷搞明白为什么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苏沐橙已经踮起脚尖在他侧脸上轻轻地啄了一口。“傻瓜。你要说的我都明白啦。”耳边,她带着点哭腔的话语适时响起。
  
  有的时候,我喜欢你,是不用说出来的。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就是,周泽楷作为代表接受记者的采访,不过那就是记者该头疼的问题啦。
  

评论(7)

热度(93)

  1. 蕴朱沐瑾瑶 转载了此文字